迈高小说 > 其它小说 > 女剑仙 > 第2035章 有心栽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下)
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

宁清秋听到这样的一段话之后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这句话,然后就是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有人在指导她,虽然语出突然,但是绝对是没有带有任何的恶意的。

转眼望去,那是一道穿着素白的法袍的女法师,她亚麻色的头发卷曲如同海藻,眼睛是蔚蓝色的大海,甚至是带着海洋一般的自由的气息,五官说不上绝对的精致,但是因为那股雍容优雅的气息,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是觉得应该对于这位女士抱有最大的尊敬。

她当然是值得尊敬,能够在全知高塔的法师们,都是魔法师中的佼佼者,对方无声无息的出现,气息几乎是和自然融为一体,就算是化神修士的超强的神识感应都是对于对方毫无办法,宁清秋心中的警惕性已然是升到最高,要是刚才这女士对她但凡有一点点的恶意,那么宁清秋就是死定了,因为事先一点都是没有发现那就是无从戒备,当然,炼心剑护主,就算是宁清秋现在的实力几乎是百步存一,但是只要是对方真的有杀意的话,那么她的气息也不会如此的融于自然而平和到了没有引起半分警惕的程度……

她轻声的说道:“……受教了。不知道大人您是?”

这是基本的礼节,看得出来对方的来头很大,但是宁清秋是不会主动的攀谈的,化神修士的骄傲摆在那里,关键是随意的去打扰一个魔法师追求真理,那就是不死不休的挑衅,遇到脾气稍微不好的,就是分分钟一个火球术就是丢过去了,宁清秋觉得自己没有受虐的爱好。

但是显然现在是对方主动找过来的,那么自己显然就是应该礼尚往来的,至少基本上的尊重是要有的,也许自己就是遇到传说中的奇遇了,据说年轻的魔法师如果是有幸得到了进入全知高塔的机会,那么就是不要打扰其他的人追寻知识和真理,但是如果是有前辈老师看你顺眼,那就是会指点一下,说不定就是人生的转折点,至少这样的魔法师不少。

斯坦阁下就是其中一个。

当初他第一次进入全知高塔,就是偶然的和魔法议会的议长大人,也就是安瑞尔世界的第一强者,魔法皇帝奥登有缘结识,那位最强魔法师看出来了斯坦的天赋,自然是不吝啬指导一下,所以才是有了如今的又一个圣阶法师,虽然这过程中大部分是属于斯坦本身的力量,但是人们还是爱极了在这样的时候给这段相遇加上一点传奇的色彩。

宁清秋听过这样的故事,所以眼前这个可以自由出入全知高塔甚至是会主动来找她攀谈的魔法师一定是不简单,关键是对方的法袍上面没有星辰标识……

这代表什么?

阿林厄斯的魔法师们都是会在胸口标识,这是魔法师的实力等级的评定,是真正的具有现实意义的一种象征,这是属于魔法师的荣誉和骄傲,几乎是等同于魔法师的指纹一样的存在,而对方的法袍上面简单的空无一物,根本没有任何的标记。

这不意味着对方乃是什么无名小卒,相反,这位很可能就是圣阶法师,如今魔法议会的议员之一,才是可以这么大摇大摆的,不需要带着什么通行证之类的就是可以在全知高塔都是如自家的地盘一样的悠闲自在,这就是实力带来的不同。

宁清秋心里面已经是有了一个想法,女性的圣阶法师……除了海伦女士,她不知道魔法议会还有第二个可能的人物。

虽然她们从未见过。

宁清秋对于情报和信息的归纳能力一直是不错的水平,如今也没有跌破及格线。

海伦微笑起来,笑容仿佛带着晨曦的光芒,难怪会有黎明晨曦这样的称号,果然是人如其名,她说:“聪明的女孩儿,你不是已经是猜到了我是谁了吗?何必明知故问?”

她觉得这个女孩子相当的不错,这个时候甚至是有点嫉妒奥古斯丁和泰格额了。

圣阶法师虽然是高高在上,但是他们对于学生的要求也是相当的高,甚至是达到了苛刻的程度,海伦虽然是个性格相对和善的法师,但是魔法的神圣不容玷污,所以除非真正的魔法天才,她都是不屑一顾的。

宁清秋有这样的水平。

至少她对于魔法的态度可以得到海伦的认可,是的,关于所谓的魔法天资这一块,其实圣阶法师和常人看到的东西不一样,魔法资质天赋这样的东西其实圣阶法师倒不是很看重,世间九阶和以下的法师,恒河沙数,数不胜数,但是古往今来每一个圣阶魔法师都是载入史册的存在,每一个都是非同凡响,资质这样的东西,在圣阶法师这里有和没有都是差不多,除非你是个空前绝后世间无二的存在,不然的话那就是别指望自己可以靠着超人一等的魔法天赋就是让圣阶法师们都是要哭着喊着的求你当学生……那可能是中了什么梦魇的魔法了。

白日做梦。

奥古斯丁有了泰格额这个学生,简直是运气极好了,至少泰格额乃是九阶法师里面最有希望突破圣阶的屈指可数的几个人之一,具体的时间和把握不清楚,但是还算是有希望的那种,而宁清秋这样的心灵几乎是没有破绽的,天生的魔法师,就算是海伦都是想要把人抢过来了。

本来想着这一次骑士学院有备而来,不知道学生们到底是能不能抗住,但是现在看到了宁清秋就是知道这个担心完全是多虑了,不管现在是输还是赢,可以肯定的是,阿林厄斯的荣耀绝对是不会在这一届堕落的。

骑士学院又是怎么样?巴维尔也不敢在她的面前放肆的。

海伦说:“你是泰格额的学生?有没有想过换个老师?”

宁清秋嘴角一抽,敢情这位乃是挖墙脚来的?

那还是算了吧,这样的恩情太重,承受不起,自己是个迟早要离开的人,且现在还是满口谎言呢,虽然不是有心,但是到底不算是无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