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其它小说 > 女剑仙 > 第2346章 抹杀过去 现在和未来
既然是宇宙中屈指可数的最顶尖的科技造出来的飞行器,那么超过光速那就是基本操作,其实一直他们都是在进行长途的空间跳跃,使用次数也非常的频繁,若非是考虑到了备用能源是否是足够使用的问题,大概是会从出发地点直接一路就是跳跃到目的地就是可以了。

但是为了留待之后使用以备不时之需,他们就是采取了比较稳妥的做法,但是这样的赶路的时间也非常的快,很快的就是到达了目的地附件,随便选了一个附近的星球就是直接降落,就是等着他们等待的时刻。

死亡列车确实是可以免费送他们到下个世界,但是这件事不能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所有的人视线和认知里面,所以他们不能老老实实的就是等在众人可以看到的地方的,到时候要是直接在边界线那边直接消失,还不知道会引发后续多么巨大的风波,要是遇到一两个不死心而且毅力极大的就是开始挖掘这里面到底是有什么秘密,那不就是糟糕了么。

死亡列车的信息必须全部隐蔽起来。

所以他们需要“顺理成章”、“合情合理”的消失,所以宁清秋就是任劳任怨老老实实的就是乘坐飞船过来的,到时候他们就是等着列车送入新生世界,什么边缘的危险根本就是不在他们的考虑范围内,要考虑的反倒是新宇宙那边到底是什么样的情景是否是危险。

宁清秋回首望了一眼身后,星海无垠,深邃而美丽,但是这一次这一眼,就是永别,埃塞他们不知道,自己这一走就是不会再回去,可能是想着日后开发新世界就算是宁清秋不再回去他们仍然是可以来到这里找她,但是实际上宁清秋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是不会和他们再见面了,在死亡列车这里都是被划分为两个世界的宇宙,虽然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突然变成了“邻居”,那也是有着不可逾越的屏障和壁垒的,不可能就是真正的变成可以互通有无的地方,所有的星海时代的野心家们打着的如意算盘其实都是可以宣告失败,只是这个道理估计要很久之后他们试过无数方法都是会失败之后才是会痛彻心扉的领悟,自己就是不要多此一举的去提醒了,而且说了人家相信不相信还是一码事儿了。才不会去自找麻烦。

明远突然站在她的身后说道:“夜勤……那里你要不要去看一看。”

宁清秋纤细的背脊微微颤抖了一下,旋即又是纹丝不动看起来就是坚不可摧的模样。

她轻声的问道:“这就是到了极限了吗?”

明远沉默片刻说道:“重玄真君的神魂分离本就是对身体损害极大,而且对于分离的魂魄来说,主体肉身近在咫尺,那么消散本就是自然而然,甚至可以说是迫不及待的,所以夜勤本就是留不下太久的额,你应该接受这个事实,所以看开点,他只是换了一种方式存在罢了,你明白吗?”

明远知道宁清秋什么都是明白,但是这个时候就是需要其他人去点醒,不是不知道,只是不愿意让自己明白罢了,自欺欺人掩耳盗铃的事儿有的时候还是会忍不住去做,这就是人性,这就是人心。

他拍了拍她的肩膀,更多的也没有说,其实此时无声胜有声。

宁清秋说道:“不用了,我就是不去看了,看了反而难过,只有当看不见,才是会觉得从未真正的消失过。”

至少没有亲眼见证,所以就是可以永远的抱有希望。

难得的属于她的软弱。

明远也没有继续劝下去,转身就是走了。

宁清秋摊开手,洁白细腻的掌心躺着一枚金光闪闪的五角星,那就是军装上抠下来的军衔,是钟梵天一直是戴在身上的,结果临走的时候,他什么都是没有多问,像是早就是知道宁清秋其实本就是和他们两个世界的人,从最开始出现到离开,其实都是有迹可循的,所以他只是把这个东西交给她:“你到时候,交给夜勤。或者他不在了,交给你的那位朋友吧,算是……留个纪念。”

说这话的时候,流血不流泪的钢铁铸就一般的男人,就是声音沙哑哽咽,让人那一刻都是有着感同身受的无法抑制的心酸。

宁清秋自然是答应了,从此以后,天南地北,永无相见。

重玄真君再次出现在众人的眼前的时候,已经是恢复了良好的气色,灵魂分割的痛苦寻常人无法得知,没有经历过的人永远都是想象不到那是一种什么样的痛苦,分神经这样的存在可谓是匪夷所思,重玄真君当初也真的是太过年少气盛,所以就是莽撞的修炼了,若是换了现在,大概是研究的欲望也是很强烈,但是至少不会这么冲动的什么都是不准备的就是去修炼,舍身试法,简直是堪比佛祖割肉饲鹰,只是前者只是坑了自己没有后者的大无私的奉献精神罢了。

宁清秋心尖微微颤抖,旋即就是别开视线,眼前一瞬间的朦胧,夜勤永远的消失,甚至是比死亡更加的彻底。

死亡只是抹去了未来,但是对于夜勤来说,这一刻,他的现在永远黯淡,而过去,也彻底的消失,没有了任何的意义。

真的是最残忍的事情。

她将那一枚金色星星交给了重玄真君,这位温和的大修士也是沉默许久,才是慢慢的说道:“我有他的记忆,但是说实话没有办法真正的感同身受,他们的感情确实是很好……这东西我收下了,只是真的可惜了。”

谁也没有问他到底是在可惜什么,有的话就是不必说出口,因为其实没有任何的意义,还会带来很多的问题,所以最好的就是就此掩埋,让他在尘埃里面彻底的消失和沉寂。

宁清秋突然神色一变,说道:“来了!”

所有的人都是神经绷起。

下一秒,化作一道道光影就是这么消失在了军舰中。

重玄真君沉默片刻,在只有自己的飞船里面环顾一周,突然露出了一个说不清意味的笑容,诡异莫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