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其它小说 > 女剑仙 > 第二百五十章 悬崖边上的人
半空中,冷风灌耳,都快把人给冻僵了。

宁清秋看着平安,突然有点心酸。

这修士的世界,还真是让人看不懂。

他们确实是有很多的黑暗面,但是他们的坏和贪婪,丑恶和欲望,都是那么的一目了然。

可同样的,宁清秋能够在修士身上发现许许多多的闪光点。

有明远带给她的,有七夜带给她的,甚至还有吴用对于吴家的感情带给她的,包括当初在和半妖对峙的时候,英勇死去的那些修士。

也许里面有些人是为了自己的家族而战,但是宁清秋并不能否认这些人还拯救了商队。

即便只是一小段时间。

这并不是和能力挂钩的,而是和他们的奉献以及牺牲挂钩的。

平安,为了自己的妹妹,不惜叛出家族,即便都快成为了一个废人,还是念念不忘。

用自己的自由和生命,换取了他们救平婉的条件。

现在,他就是在实践他的诺言。

但是空间震荡,平安同样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不过他的第一反应是无比果决的。

那就是保护宁清秋。

即便是面对着空间的咆哮,他也是无能为力,一个金丹修士在这样的天地伟力面前也不过是渺小的尘埃,但是他知道,即便是死,他也要挡在她的前面。

若是宁清秋也受到了伤害,那必然是他已经成为了一具尸体。

当时后背受了重伤,五脏六腑就像是被碾碎了一样的疼痛,不过这样的疼痛多年前他也经历过一次,没什么可怕的。

怀里的女孩已经晕了过去,雪色脸颊上一片安然,就只有眉心微微皱起,泄露了主人不舒服的心绪。

怀里的人,就像是一汪泉水,或者说,是一抹清透的月光。

如今被他采择在手中,不过是天上的雪偶然的落下,很快就会消失不见。

他闭闭眼,放任自己陷入了一片黑暗。

就这样死去,未免不是一件好事。

至少——

他不后悔!

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

在他第一时间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抱着宁清秋,在不停的下坠,原来他们被传送的地点,是一片巍峨高耸的悬崖峭壁。

关键是,悬崖在他们的对面。

两个人,其实是身处在半空中。

下落的速度很快,平安咬着牙,用尽了最后的力气飞向了悬崖峭壁。

他没有任何的武器,身上也几乎是破布褴褛。

直接用五根手指狠狠的插进了石头缝里。

鲜血四溢,后背的痛疼叫人疯狂,但是他一声不吭。

然而,本就是受了重伤的人,这一下,就吐出鲜血来,其中甚至还带着内脏的细小的碎片。

他深深喘了一口气,就想要一鼓作气,凭着最后的力气带着人上去,然而身体条件不允许,他们就只要缀在了半空中。

只有平安的一只右手紧紧的插进石壁,凭空支撑着两个人的重量。

他的左手,牢牢地抱住宁清秋的腰,让她整个人都嵌在他的怀里。

温香软玉,却没有丝毫的旖旎之思。

他现在,只想要保护她,不要让她受伤,更不要让她死。

可是也知道宁清秋情况堪忧。

现在她都还没有醒。

之前她和明远说话的时候,平安也在一边,自然是知道她是要突破了,如今却遭遇到了空间巨变,如今身上气息微弱,她人又在深度昏迷,平安一时之间也是无措。

只能这样勉励的支撑。

毕竟就连储物戒指这都被乱流击中,他身上没有丝毫的丹药或是武器这个时候能够帮忙的。

日头高升。

他唇边苦笑。

额头上渐渐溢出血汗来。

眼前一阵阵的发黑。

然后,悬崖石壁上一阵松动,于是他就不受控制的下滑。

脸部也是在这个时候被击伤的。

碎石飞溅,悬崖上陡峭的石壁上全是不规整的尖锐的锋利棱角。

半张脸都快要支离破碎了。

如果不是修士的体质足够的强悍的话,他的脸估计要和他的身体一个下场了。

血都快流干了。

然后终于在下滑了一大段距离之后,命都折腾去半条之后,他再一次把手插进了一处石壁。

宁清秋就在这个时候醒了过来。

她环顾着四周,发现两个人的目前的情况,十分贴合一句话——站在悬崖边上……那还真的是十分的应景。

或者说,他们的情况跟糟糕。

这完全是半落的情况啊。

岌岌可危。

关键是,她现在没有半点法子。

丹田一阵阵的发疼,灵气汹涌澎湃的情况已经消失,这个时候丹田处简直是一片死寂。

她心中有了不好的预感。

可是这个时候,就连内视都没有办法使用。

她根本观察不了自己的情况。

而平安……

他现在的模样比起她来还要凄惨,看起来就是快要死了的样子,她知道自己这问了也是白问。

但还是忍不住说道:“你怎么样了?”

平安苦笑一声:“灵气耗尽枯竭,没有疗伤丹药,失血过多……我快没有力气了。”

宁清秋头疼至极。

她微微垂眼,下方云雾缭绕,根本看不清下面有多深。

抬头仰望,峰顶几乎是刺破天空一般,直达天穹,就像是自然创造的天梯。

如不是情况实在是不对,她这个时候看得这样壮观的景象自然是要赞叹一番的。

她目露担忧,看了眼自己手上的戒指叹口气:“我的储物戒指倒是还在,关键是……我现在动用不了灵气,甚至就连神识……”

满脸郁卒。

“你还能支撑吗?”

她满脸担忧。

她知道,自己是个拖累。

若不是她,平安也不至于受这么重的伤。

宁清秋看不到,平安早就已经鲜血淋漓的背部。

男人轻声的说:“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你活着的。”

宁清秋皱眉,像是听出了什么不祥的预感。

平安接着说:“你赶快回复一下伤势,看看还能不能调动灵气,这样一来,到时候就可以开启你的储物戒指了,只要找出一枚疗伤的丹药,我就可以暂时恢复,到时候就安全了。”

两个人并没有抱希望等着谁来救,毕竟是不定传送,就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传送到哪个地方去了,更不用说明远和七夜。

清秋叹了口气:“希望他们不要太担心……”(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