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其它小说 > 女剑仙 > 第2742章 认亲(终)
郑秘书一路上充分发挥了沉默是金的本事,本来是打算舌灿莲花的和宁清多交流一下的,毕竟日后再怎么样也都是宁家的千金小姐了,虽然在宁老爷子眼里面算不得什么,但是出门在外也展现的是宁家的精神面貌,所以很多事儿都是需要再路上旁敲侧击并且叮嘱一下的,不然要是社交场上丢脸的话,那就是完蛋了。

结果柏骁这位大爷来了这里,就是让人很头疼了,郑秘书自然不敢按照原计划在这里瞎逼逼,那显然会把对方得罪了,所以就是安心的扮演一个司机的角色。

中途有停下来吃饭的时间,他都是在关注宁清秋身上的细节,却发现对方就算是失落在外这么多年,但是却也不是那种小门小户小家子气的人,实在是让人惊讶,是不是骨子里面的血脉真的是很重要的东西,就算是没有在宁家金尊玉贵的养大,却也自然有一段风骨。

柏骁不冷不热的看了他一眼,郑秘书下意识的就是收回了自己过于直接的眼神,话说他们好像是没什么关系吧,至于就是护的这么紧么,而且都是传闻这位柏家的太子爷不喜欢女色,结果搞了半天竟然是对这个未成年的少女动心思,不,其实郑秘书直到现在也不知道对方是个什么样的想法,这么照顾有加,但是眼神中又没有哪种男人看女人的神色,搞不明白,也许就是自己想得太偏了,柏骁光风霁月,所以就是救人一命之后有点同情遭遇?

而且本就是要回京都的,考虑宁清秋被人追杀过的情况,所以就是保护看顾一二其实也说得过去,但是说来也奇怪,到底是谁这么狠心,竟然要对一个女孩子痛下杀手,都是没有什么直接性的利益牵扯啊。

就这么走走停停,三天后,他们就是抵达京都,差不多算是跨越了大半个国度,郑秘书有点迟疑的说道:“柏少要去宁家做客么?”

他到底不是宁家的主人,没有资格发出邀约,但是又是有点担心自己要是什么都是不说的话回去会被宁老大剥皮拆骨,实在是太吓人了,于是想一想那个不寒而栗的场面,最后就是没有忍住开了口。

柏骁逡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对着宁清秋说道:“我本来想要送你回宁家的,但是这个圈子里面,人言可畏,所以我就是不登门了,不过如果有什么事儿,给我打电话,我第一时间到,到底是我救的人,总不能让人随便欺负吧。”

他有点开玩笑似的说道,但是神色非常的认真。

宁清秋乖巧的点点头,但是心里面却很清楚,对方才是最大的麻烦,在不知道自己到底是会面临什么样的情况和家人的时候,她并不认为自己就是会处于危机四伏的情况,因为她光明正大的现身了,那就不是可以随意杀掉的孤女,这里是中心城市,没有人敢在这里随便杀掉一个世家女,那就是犯忌讳的。到时候会被群起而攻之。

她反倒是觉得如果柏骁出现,反而是会成为引发炮轰的聚焦点,光是看郑秘书毕恭毕敬诚惶诚恐那个样子,就算是没有人告诉她,她也知道柏骁家世背景估计就算是最顶尖最强势的那种,那么这样的一个钻石单身汉出现在自己的身边,也许会引发很多的敌视她的人。

宁清秋可不想惹麻烦上身,当然,柏骁是好意,可以说是为她考虑非常周全,所以自己也不能不识好歹。

宁清秋和郑秘书就是在这个地方和柏骁分道扬镳,后者还要去面对柏老爷子的狂风暴雨,他已经是被催了很久从运城回来,也是拖到如今拖不下去了,借着宁清秋回来的事儿也算是给自己下了个决心,给了个借口和理由。

就是不知道老爷子会不会想歪,应该不会吧,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别人不清楚,自家人难道是还不清楚么。

宁清秋是一个非常的安静的姿态出现在宁家的人面前的,一大家子人聚集在这里,显然不是为了迎接一个二房被接回来的女儿,而是他们得到消息柏骁可能会来,所以所有的人都是开始拾掇拾掇就是翘首以盼,结果最后只是看到郑秘书领着一个孤零零的影子出现,就是让所有的人都是不知道有多么的黯然和失落。

所以连带着对宁清秋的观感也是异常的不好,大家也其实没有想歪,柏骁的名声实在是太好,和荣家的那位小太子爷是浑然不同的性格,身正不怕影子斜,所以没有人认为他是对一个少女贪图什么,只是伟光正而已,怜惜弱小而已,但是她竟然是没有把恩人请进门,这就是让人非常的不舒服了。

然后所有的人表情在看清那张脸之后就是微微一变,歹竹出好笋,宁老二那样的风流种子竟然会有这样的钟灵蕴秀的女儿?!

然后所有的人都是开始在脑海里面打着自己的小算盘,女儿么,在世家里面最大的作用就是联姻,个别的出类拔萃的也许可以为家族创造利益,更多的还是只有嫁人生子巩固世家人脉的关系这样的一个作用。

宁清秋不知道自己已经是开始被人在心里面明码标价了,她心里面很厌烦,却也迎着所有的人视线,面色淡然,本来想要装的,但是恶意的视线太多了,所以突然就是不想要继续当一个傻白甜,可是也许就是外表实在是太有欺骗性,大家都是认为这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小姑娘其实压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状况的一种茫然,所以都是不置可否的笑了一下。

宁老大深深的看了一眼宁清秋,咳嗽一声说道:“我是你大伯,你是宁家的女儿,回来就好,待会儿佣人领着你去房间,缺什么直接说就可以,或者是联系郑秘书。”

宁清秋将兜里面的柏骁留下的名片捏了一下,咬着牙根颔首,心里面却觉得这群宁家的人果然是势利眼,没有一个人真心欢迎她的到来,包括那位名义上的亲生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