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科幻小说 > 带着火影到大唐 > 第一百二十九章 流寇
王家村中,王明和王玄武的家同样只是普通的土坯院落,院落的院顶用的上茅草与土封盖的,看起来很是简陋。

李承明被带到王明的家中,这是一座大概一两百来坪大小的院落,院落之外围着一圈小小的篱笆,里面还养着大概七八只的鸡鸭,看起来十分和谐。

王明的家中,除了他自己之外,还有一个看起来三十左右岁的美妇,是他的老婆,以及一个看起来七八岁模样大小叫王平安的孩子。

王明的老婆名为王郑氏,嗯,具体的名字不知道,王明称为她为莺娘,在见到王明带着李承明回家之后,倒是没有表现出什么不满,反而温柔的询问了一翻之后,便从家中找出几件王平安的衣服,然后想要帮李承明治伤搽药水和漱洗。

不过,李承明虽然现在扮着六七岁模样的小孩,但是却没有让人帮自己梳洗的习惯,便是之前在大唐有两个小婢女伺侯,他都没有想过这方面,自然更不可能让莺娘帮自己梳洗了。

幸好莺娘也不那种粗鲁的妇人,见到李承明坚持之后,以为李承明怕生,也不再坚持,帮李承明打好水之后,便退了出去。

李承明脱下身上已经脏掉的华服,看着手上、脚上还有脸上因为刚才撞到地上的时候的擦伤,皱了皱眉头,最后还是没去理会它们,而是忍痛一点点的清洗起来。

其实,以他现在的实力,只需要使用医疗忍术完全可以在片刻间治好这些伤势,不过现在他身在这陌生的世界,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什么,心性有些谨慎的他觉得暂时还是不要表现出自己的实力为好。

洗漱了一翻,然后拿起之前莺娘给自己的那一套衣服,这是一套麻布衣裳,里面还有一套似用绢布做的里衣。

虽然李承明没有穿过这个世界的衣服,不过他也不傻,随便研究了一下就知道这些衣物的穿法,更何况,他发现这些衣物竟然与大唐的衣物穿法有着一些相似之处,这就更难不倒他了。

穿好了衣服之后,李承明这才打开浴室的门走了出去。

不过,这才刚出去,就见到了正在外面似在等着他的莺娘,莺娘笑着拉着他来到客厅,然后开始拿出一瓶药膏开始给他的伤口上涂抹起来。

李承明有些暗自庆幸,幸好刚才没有使用治疗忍术,否则现在就露陷了。

这个时候,李承明又注意到,王明家多出了几个人,除了王玄武之外,还有一个与王明的儿子相差不多的女孩,看起来应该是王玄武的女儿,另外一个则是之前在村口遇到的那个叫松哥的中年汉子。

李承明感觉到,在自己出来之后,那个叫松哥的中年汉子还打量了自己一会儿,他只是当做没有感觉到,继续任由着莺娘帮着自己涂抹药膏。

等莺娘帮他处理好了伤口之后,便到了开饭的时间,只见莺娘进了厨房端出了两碗肉食,再加上一碗野菜,还有一人一碗用粟米煮的粥,然后跟着另一个三十左右岁的妇人也跟着走了出来,看起来像是王玄武的老婆,刚才她应该是在厨房里忙着。

不过,李承明这些小孩子并没有跟着王明三个大人一起坐,而是被莺娘分到了另一张小桌子之上坐下,分了一些肉食和野菜。

开饭之后,相对于王平安和王玄武的女儿两人吃得狼吞虎咽的模样,李承明吃得倒是有不紧不慢,他更多的注意力放在了不远处那桌王明三人所坐的桌子之上,想听一下看能不能从他们口中听出一些有用的信息出来。

不一会儿,李承明果然听到王玄武突然道,“松哥,听说最近县里不太平,你最近到听到什么消息吗?”

“嗯!”听到王玄武的话,面色有些凝重的王青松道,“上一次俺到县城里去,听过一些传言,说有一股流匪似乎从济阳窜入陈留郡,到人曾在考城附近看到过他们的踪迹。你们要知道,俺们薄县虽份属梁国,可是俺们距离考城可也就百来里路而已,所以有人就怀疑这群流匪可能已经窜入我们县周围了。”

说着,王青松还又将眸光望向了正坐在桌子旁吃饭的李承明,眸光闪烁,有些欲言又止。

“怎么了,松哥?难道你怀疑这娃子……”见到王青松的模样,一旁的王明皱了皱眉头。

“不错,俺怀疑这娃子的家人会不会就被那些流匪所害的。你刚才不是由于,这娃子一个人全身是伤的出现在野外吗?俺之前看过了,这娃子身上的衣裳可不是普通人家,这样的娃子,别人家疼还来不及,又怎么可能让他一个人跑到外面,除此是家里人出事了。”

“对了,阿明,你问过这孩子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王明摇了摇头,“没有,这娃子可以是受了伤,现在还不太相信人,也不说话,俺打算等他熟悉一翻之后再说!”

“唉,也只能如此了!”那王青松看了一眼李承明,将他正慢慢吃饭的模样当成了心有戒意,他也做不出来逼迫孩子的事,不由叹了口气,端起桌上的酒喝了一口。

旁边的王玄武也喝了一口酒,而后道,“对了,松哥,你进城的时候,有听到俺们官府对这件事有什么说法不?”

“没有,不过听说最近官府正在调集差役,也不知道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王青松摇了摇头道。

“看来只能俺们自己小心一些了,明天把村里的男人叫过来商量一下,大家都小心一点,要是流匪真的流窜到这附近,我看大家还是先进山里躲上一躲,反正俺们村里也没啥值钱的东西,就算是这些流匪过来,也不会有什么损失,只要人没事就好!”王明想了一下,而后建议道。

“嗯,阿明你说得不错,这事明天就办!”王青松点了点头,举起面前的酒碗道,“好了,来,不说这些了,俺们这穷乡僻壤的,说不定那些流匪经过了,也还看不上呢,明天的事明天再说,来,喝!”

“哈哈,好,喝!”王明与王玄武相视一笑,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话,哈哈一笑,而后一起举杯喝了起来。

接下来,这三人倒是没有再谈刚才那流匪的事情了,反而是那王青松说起了之前在县中听到的一些事情,比如哪家大户对底下的佃户苛刻,又哪家的公子哥在酒楼挥金如土之类的事情。

这些事情李承明虽听得乏味,不过还是仔细的听着,因为这三人说的话是目前为止他能够打探到外界的信息。

其实,从之前三人的话中,李承明也多少听出了一些信息,比如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应该是一个叫做梁国薄县的地方。

说到这梁国,李承明就想了一下,好像他记得历史之上有四个“梁国”,分别是南梁、西梁、大梁还有后梁。

其中南梁是南北朝时南朝萧衍所创的,嗯,就是这家伙将原本可以吃荤的和尚,硬生生的变成了只能吃素,而且在做皇帝期间,几次入庙当和尚,让底下的大臣只能出钱就赎他回来继续当皇帝,不得不说是一个奇葩;

而西梁,也是南北朝时创立的,又被称为后梁,国土方圆中有八百里地,跟个市差不多大,只存在三十三年,后来被隋文帝废掉了;

大梁,是隋末萧铣所创,曾参与过隋末争雄,不过后来失败,被李唐在武德四年所灭;

最后一个则是五代十国时期的一个政权国家,为朱温所建立,只存在不足二十年便灭亡了。

只是,以李承明听到的消息,似乎他们所提到的梁国并非他所想的这四个梁国,因为他们还提到了陈留郡。

这陈留郡在历史上还是比较有名的,因为只要看过《三国演义》的人都应该知道,东汉末年的汉献帝在即位之前,曾经是陈留王。

可惜这些人之前所说的薄县还有济阳,李承明并没有什么印象,不然或许他就可以推断出更多的信息了。

因为不与王明三人同桌吃饭,而王明的儿子和王玄武的女儿早早的吃完,为了不太显眼,李承明只能随意的将碗中的粥喝了下去,便一个人坐在旁边。

期间,王明的儿子王平安倒是有想过来找他一起去玩,不过李承明依旧装作生人不近的态度,倒是让那王平安知难而退。

古人没有什么娱乐活动,王明等三人喝了一会酒之后,便各自的散了,而因为王明家中房间有限,所以李承明便被莺娘安排着跟他们的儿子王平安一起睡一间房间。

房间很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没有床,没有桌椅,就是下面放些柔软的干草,然后上面放两张草席,还有两条薄薄的褥子,这就是所谓的席居了。

莺娘吩咐了一声,让自己儿子王平安不要欺负李承明,警告他要好好睡觉之后,便拿着油灯出去了。

在门关上之后,等听到外面没有了动静,原本乖乖躺在席上的王平安突然翻身而起,借着外面窗户射进来的月光看着同样躺在地上的李承明,而后作凶恶状的低声道,“小子,起来,俺要跟你说事!”带着火影到大唐最新章节就来网址:www.BiQuY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