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六十一章:爱与家庭-背叛
    任何一个军事组织都需要补充新鲜血液。

    尤其在这样的战争年代,血色十字军与瘟疫之地各方势力纠缠。斯坦索姆方面的血色十字军与亡灵天灾交战正酣,士兵阵亡受伤简直是家常便饭,新兵招募从来都没有停止过。

    每个进入血色十字军的新兵,都要经过圣光检测。

    阿尔萨斯复活的天灾士兵,倘若是新鲜的尸体复生,从外表上与活人难以分辨,生前的往事记忆犹新,问询也做不到分辨真伪。

    唯有圣光。

    只要对新兵施展一个简单的圣光,就能准确的分辨出是不是亡灵混入的,或者是不是瘟疫携带者。

    招募新兵是一道必须严查死守的重要关隘,除了剔除混入的亡灵和瘟疫携带者,还要尽可能排除掉其他组织派来的奸细。

    这是一项细致而又繁琐的工作,丝毫容不得马虎,出于信任,大检察官伊森利恩将其交给大领主泰兰.弗丁负责。

    名门之后,将门虎子。

    早年,泰兰.弗丁大度的将壁炉谷奉献出来,使得血色十字军拥有一处可以提尔之手媲美的坚实堡垒。虽说也是为了求得乱世的自保,大检察官伊森利恩依旧很感激泰兰的仗义之举,对其信任有加。

    这一日,泰兰.弗丁照例查阅名单,对新兵们的资料进行核查。

    暗须.屹立。

    种族:矮人。

    成功通过了圣光检测。

    职业:潜行者。

    实力评价:优秀不足。

    标注:一名实力低微的矮人。

    能力倒在其次,如此乱世,急缺人手,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实在不行,让他到后山扛木头,或者去前线挖战壕,听说矮人酿酒技术不错,烹饪理应也不差,后厨正好缺少厨师。

    不过……

    暗须.屹立没能通过问询关。

    他交代不清自己来自何方,也说不清家乡住址,师承何处,甚至连给他担保的朋友都没有。

    一个来历不明的矮人。

    这个矮人脾气很暴躁,被问得急了,就以失忆为借口,胡搅蛮缠,态度蛮横。

    泰兰.弗丁摇了摇头,略作思考就做了决定,血色十字军不会收来历不明的冒险者。

    写上“不合格”的批示后,泰兰.弗丁放下了笔,最近他总有些心烦意乱,疑神疑鬼,预感有事情要发生。

    门外突然传来吵闹声,泰兰.弗丁神情不悦,面色一沉,亲兵连忙跑进来:“大领主,有个矮人要见你。”

    “不见。”

    泰兰.弗丁心情很不好,不想见任何人。

    “大领主,那个矮人有您父亲的推荐信。”亲兵小心翼翼说道。

    泰兰.弗丁神情肃然,想了想道:“好吧,让他进来。”

    “你就是泰兰.弗丁,我是你父亲派来的,暗须.屹立。”矮人的语气很冲,大概是受到了阻拦,衣服都撕坏了,心情不佳。

    “我就是血色十字军的大领主。”泰兰.弗丁尽量客气的说道。

    “泰兰.弗丁,我代表你父亲劝你:你要迷途知返呀。”

    “什么?”

    暗须拿过一封信,重重的放在泰兰.弗丁面前:“希望看过这封信后,你能做出正确的决定,我的孩子。”

    “这是咋回事?你又是那头葱那头蒜?”

    泰兰.弗丁有些发蒙,撕开信封掏出信阅读,越看越是一头雾水。

    “亲爱的泰兰,

    当你长大,能够读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离开你很久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离开你和你母亲有多么的痛苦,……人们都将我的行为看做是邪恶的。我害怕我当初的决定会让人们对你有所成见。

    在这里,我并不想去辩解,…….荣耀是让我们之所以成为人的一个重要因素,泰兰,我们的一言一行都要对这个世界有或多或少的意义……但是我希望你有一天能够理解。

    我想让你知道我一直深深爱着你,我心里一直在惦记着你。你的人生,你的言行将会是对我的救赎。

    孩子,你是我的骄傲和希望,做个好人,做个英雄,再见。”

    ……

    虽说是老弗丁的笔迹,确认无疑。

    但这内容咋回事?泰兰看得迷糊了。

    这是啥意思,难道是密语?某种提示?或者是意有所指?

    为何会有这么封没头没脑的信?

    接着,暗须又掏出三样东西,重重的放在泰兰面前,大声道:

    “迷途的孩子呀,看到这些,你还不快幡然醒悟么?”

    一把玩具战锤。

    泰兰依稀记得,小时候似乎有一把,但他很不喜欢,于是老弗丁给他打造了一把玩具剑,玩具战锤就不知道扔到哪去了。

    白银之手骑士团的战旗。

    这面战旗沾满了太多洛丹伦人民的鲜血,那一段血腥历史的见证者,圣骑士们羞于提起的耻辱,白银之手骑士团也因此分崩离析。

    最后是一幅画,泰兰还有些记忆,小时候全家在凯尔达隆度假,请一位知名画家画的全家福。

    记得父亲很不喜欢这幅画,因为斯坦索姆的瑞文戴尔男爵也有一副全家福,比这个更大,装裱得也更为华丽。

    最可气的是瑞文戴尔男爵子女众多,人丁兴旺,老弗丁却只有这么一根独苗,引以为恨。

    真是见鬼了,把这些破烂拿给我是啥意思?

    还有那封不明所以的信,泰兰简直要发狂了。

    若不是父亲派来的人,泰兰早就将这个矮人关起来严加审讯。

    其实这封信并非弗丁所写,而是根据矮人暗须的记忆,凡妮莎照着弗丁的笔迹仿制的。

    泰兰觉得整个人都有些不好了。

    看到泰兰迷迷糊糊,不知悔改,暗须特别失望,怒不可歇,愤怒的挥舞着双手:

    “泰兰.弗丁,你要惊醒,你要与这些邪恶的血色十字军划清界限,你要幡然悔悟,做一个正直善良的人,难道你忘记父辈的荣耀了么?忘记白银之手骑士团的辉煌了么?”

    我去,这位是疯子么?

    一旁的护卫们不干了,纷纷拔出武器,剑尖对准了矮人。

    暗须直视着众多血色十字军的怒火,毫不在意,脸上有着疯狂的笑意:“泰兰,就用我的血,让你这个迷途的羔羊悔悟吧。”

    我明白了,这一定是敌人派来的疯子,故意挑拨离间的。

    泰兰.弗丁总算想清楚了,就要下令将暗须拿下,严刑审问。

    就在这时,一股不平静的暗涌偷偷涌入。

    门口的亲兵不请自入,很不友善的看了一眼泰兰.弗丁,将一张传单塞给周围的血色十字军成员。

    护卫们们一一传阅,都抬起头来,怒视着大领主。

    咋回事?泰兰感觉很不妙,这满是不友好的氛围啥意思?

    “大领主,希望你能给个解释。”

    亲兵将传单放在泰兰.弗丁面前。

    泰兰.弗丁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

    原来,就在暗须被请进城堡同时,壁炉谷的上空出现了一个圣光组成的龙头,龙头的嘴里叼着包裹,在壁炉谷正中央停留。

    包裹突然炸开,传单如雪片般飘落。

    传单以铿锵有力的言辞,清晰明了的证据,举证血色十字军大领主泰兰.弗丁,如何与银色黎明勾结,如何出卖血色十字军的情报,如何的十恶不赦,罪不可赦。

    血色十字军的士兵们看过传单之后,各个都是怒气值爆满,对大领主的不信任,顿时凝成了一股洪流,势不可挡。

    若是在一般的队伍,类似的挑拨离间很难奏效。

    但是别忘记了,血色十字军是个以狂热和极端著称的组织。

    在巴纳扎尔的蛊惑和煽动下,血色十字军的成员各个头脑发热,荣耀和正义已经深入心中。在与亡灵天灾的对抗中,早已经习惯了警惕身边人,尤其不能容忍背叛。

    泰兰.弗丁倒吸一口凉气,糟糕,要坏事。

    如果这些证据只是放在大检察官伊森利恩面前,尚有回旋的余地。为了防止军心浮动,大检察官只会极力遮掩,甚至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说不定还会与泰兰和解。

    但是,现在壁炉谷所有的血色十字军成员都知道了,这事情可就严重了,大检察官伊森利恩也不能包庇。

    在加上来自父亲的引荐,矮人暗须所扮演的角色,那如疯子般的胡言乱语,更加坐实了泰兰.弗丁的罪行。

    全都是套路呀。

    暗须不知道这些变故,依旧苦口婆心劝道:

    “泰兰,和我回去吧,脱离邪恶的血色十字军,去见你的父亲,不要充当血色十字军的傀儡。”

    “好吧,矮人,那就随我,一起杀出去。”

    泰兰突然抽出宝剑,砍向身边曾经并肩作战的袍泽。

    这是一场屠杀。

    虽说血色十字军成员们对大领主产生怀疑,但他们在心底依旧抱有希望,希望大领主站出来给大家解释清楚。

    大领主突然发难,直接下狠手,忠诚的护卫们猝不及防。

    尸体横七竖八,血流满地。

    “现在,矮人,和我一起逃命吧。”

    ……

    豪华的堡垒内,提里奥.弗丁悠闲的喝着美酒,面前摆着几块白蛆肉,弗丁皱了皱眉头,一脸生无可恋,硬着头皮吃下去。

    军团通讯器突然发出滴滴声。

    巴纳扎尔焦急的声音响起:

    “弗丁,壁炉谷出事了,你的儿子泰兰需要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