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百四十四章:猪蹄之手的往昔
    昏睡中的弗丁,往日的一幕幕在眼前拂过,宛如昨日。

    他想起了刚刚加入白银之手的情形,令人心驰神往的大教堂,雕饰华丽的祭坛,彩色的玻璃窗,以及一排排整齐的白色大蜡烛。

    一边是来自北郡修道院,身穿白袍的战斗牧师们。

    一边是身穿战甲的白银之手圣骑士们。

    他们带着真诚的笑容,一同为自己祝福,为这个新加入的战友举行圣化仪式。

    弗丁还记得教堂彩色玻璃前,那被金色光辉包裹,面容和气质如帝王般的战士画像,右手提着巨大的战锤,左手捧着一本书,书的名字是:

    “以鲜血捍卫荣耀。”

    那时候弗丁的心中充满了希望,内心渴望着荣耀和光明。

    向上追溯十几代人,弗丁家族一直都是壁炉谷的领主,他从父辈手中继承了这个荣耀的位置,就清楚的明白自己的责任和义务。

    领主受到人民的拥护和爱戴,同时也必须承担起保卫领土的责任。

    他一直很好的履行这个责任,以智慧和勇敢,化解或击败对壁炉谷不利的敌人。

    直到兽人的出现。

    弗丁渴望着圣光的力量,希望借此打败兽人,保护自己的家园。

    “凭我的血与荣耀,我发誓。”

    在老朋友赛丹·达索汉的引荐下,他光荣的加入了白银之手,圣化仪式成功让他获得了圣光的力量。

    当年为他祝福的战斗牧师以及圣骑士们,应该都已经不在人世了吧?

    他甚至想不起他们的名字。

    是从什么时候,他开始对白银之手,对圣光产生了怀疑?

    大概源于那场幸存下来的战役!

    他已经不记得战役的具体时间和地点,只是还记得那是一场惨烈的大战,大概是因为情报的错误,兽人比预想得还要多,白银之手陷入了重重包围。

    正确的做法是趁着兽人们还没有合拢阵型,立刻撤出战场,避免不必要的牺牲。

    然而弗丁感觉到一股热血冲向头顶,正义与荣耀迷失了他的双眼,他勒紧马的缰绳,不顾性命的冲向强大的兽人大军。

    很不幸,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他的马被什么东西绊倒了,他从马上摔下来,滚落下了山崖昏迷过去。

    当他醒来的时候,费力的登上了山崖,他才发现战场上只剩下一片人类的白骨。

    年轻生命的逝去,惨不忍睹的悲凉。

    “为什么不撤走?”

    提里奥.弗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白银之手的指挥官都是白痴么?

    为什么明知道是送死,他也会勇敢的向兽人冲过去?他在质问自己,感觉冥冥中有一种力量,在影响着自己的意志,他本应该选择更为理智的战斗策略。

    弗丁知道从那里寻找答案。

    一壶珍藏多年的美酒,成功灌醉了赛丹·达索汉,弗丁的白银之手引荐人。

    “那是乌瑟尔的勇气光环呀,你说兽人投食乌瑟尔么?呵呵,乌瑟尔就是一个大白痴,根本不懂得用兵,他用年轻战士的性命,换取自己的荣耀。谁让他受到了纳鲁的庇护,敢反对他的圣骑士,都被他解除了圣光。”

    赛丹·达索汉拍拍弗丁的肩膀,神秘兮兮的说道:

    “记住,学习专注光环,可以有效的抵抗勇气光环,这是能够让你在战场上活下来的秘诀。”

    那时候,弗丁的岁数已经不小了,是一个理智的成年人。

    生活的磨难和阅历,让他早已经失去了年轻人的热血和冲动,他知道有些事情能够反抗,有些事情只能默默忍耐。

    专注光环让他在战场上活下来,一次次逃离了死神的怀抱。

    他是一名富裕的领主,他有一匹跑得飞快的好马,兽人追不上。

    突然有一天,弗丁惊奇的发现,自己成为了白银之手五位创始人之一。

    在他之前加入白银之手的圣骑士们,都已经在乌瑟尔孜孜不倦的投食策略下,成为了兽人的食物,他这个后加入的小弟,反而成为资格最老的前辈之一。

    他有了一定的发言权,可以参与到白银之手的指挥中。

    于是弗丁开始提出一些算不上高明的建议。

    “乌瑟尔爵士,这里地形险要,可以利用丛林打一场伏击战。”

    “我们是白银之手,光荣而又荣耀的圣骑士,不要搞阴谋诡计,我们要在正面战场,堂堂正正的击败兽人。”乌瑟尔一票否决。

    大败而归,三千英勇的人类士兵成为了兽人的食物。

    “兽人们已经疲惫了,多日的行军让他们疲劳不堪,趁着夜色的掩护,在他们睡得最熟的时候偷袭,一定能够取得成功,我愿意第一个冲锋。”

    “我们是白银之手,光荣而又荣耀的圣骑士,不要搞一些歪门邪道,三天后,待兽人休息好了,我们与之来一场公平的战斗,堂堂正正的击败兽人。”

    第二天夜晚,营地遭到兽人偷袭,五千英勇的人类士兵沦为了兽人的食物

    从此以后,弗丁在看向白银之手旗帜上握紧的拳头,感觉那就是一只猪蹄。

    白银之手指挥官乌瑟尔,就是一头十足的蠢猪。

    奥克兰克王国最先忍受不了乌瑟尔的愚蠢,他们担心自己的子民都被乌瑟尔喂给兽人,于是选择向兽人投降,开放了通道让兽人的主力部队通过,兽人得以进犯人类联盟的大后方,洛丹伦王国的都城。

    这大概是弗丁最后一次向白银之手献策。

    “坚守不出即可,兽人长于野战,不善于攻城。洛丹伦城墙又厚又高又坚固,护城河足够宽,水足够的深,城内粮食储备丰富,足够吃上好几年,不出三个月,待兽人携带的粮食耗尽,我们就赢了。”

    乌瑟尔再次否定了的弗丁的提议。

    “我们是白银之手,光荣而又荣耀的圣骑士,打开城门,白银之手要与兽人来一场轰轰烈烈的野战,我们要鼓起勇气,敢于直面自己的对手,圣光将会保佑我们,取得伟大的胜利。”

    五万洛丹伦的新兵战死沙场,洛丹伦险些陷入无兵可守的危险境地。

    乌瑟尔成功的将洛丹伦整整一代青壮年喂给了兽人。

    有些人就是这样的固执,不听任何人的劝告,偏偏他又掌握了大权。

    自此,弗丁选择了沉默。

    在协助兽人这件事上,乌瑟尔又是力排众议。

    “守护者大人得到了预言,兽人是艾泽拉斯的救世主,我们必须顺应时事,洛丹伦的百姓是邪恶的,他们注定为这个世界带来毁灭,我们必须帮助兽人铲除邪恶。”

    弗丁总算明白了,教堂上如帝王的画像中人,左手那本书名字的含义:

    “以鲜血捍卫荣耀。”

    流淌无辜者的鲜血,捍卫属于自身的荣耀。

    猪蹄之手的旗帜在眼前飘动。

    弗丁从昏迷中醒过来,他听到了窗外传来孩子的欢声嬉闹,看到了年轻美丽的妻子卡蓝德拉,安静地坐在一把大的长毛绒椅子上做针线活。

    这就是他的一切,他的无价宝贝。

    以鲜血捍卫荣耀!弗丁突然开悟了。

    他应该和乌瑟尔学习,敢于流淌无辜者的鲜血,壁炉谷其实是可以舍弃的。

    为了自己的家,为了自己的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