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三百三十三章:“善意”的谎言(二)
    “天呀,这绝对是伟大的奇迹。”

    典狱长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四名兽人在与安度因快乐的游戏,安度因王子骑在一个兽人的脖子上,与另外两名兽人激烈搏杀,小小牢房内充满了欢声笑语,其乐融融,简直如同一家人。

    典狱长越发确信,安度因王子有着某种神奇的魔力,据说有一些王者天生具备不凡的气质,能够压服众生。当然,他也有一丝怀疑,或许这四名兽人被人收买了,但他毕竟只是个典狱长,想不通其中的道理,只能放弃了这一想法。

    安度因与四名兽人玩耍了大半夜,一直到后半夜,才因为劳累而沉沉睡过去,在安度因的短短的人生经历中,从未有过如此的开心。

    瓦里安国王对安度因特别冷淡,几乎不闻不问,黑龙公主已经将其忽视,只是偶尔关照一下,伯瓦尔公爵虽然关心安度因,但态度多是敬畏。

    安度因没有好朋友,甚至连一起玩伴也没有,第一次体会到了玩耍的快乐。

    瓦里安国王虽说态度不好,多少还是关心安度因的,第二天天没亮就匆匆赶到暴风监狱,听说典狱长介绍了一整晚的情况,望着睡在兽人怀中,嘴角带着甜蜜微笑的安度因,瓦里安露出了疑惑不解的神情。

    “王子殿下天生具备王霸之气,他有着某种力量,能够轻松慑服这群野蛮的兽人,这是联盟之福,暴风王国之幸呀。”

    典狱长一脸谄媚的说道,他当然不敢说出自己怀疑四名兽人可能被某些人收买了,这对他没有任何实质性的好处,还可能引来天大的麻烦。

    瓦里安国王心中存着不少疑虑,但他本能的忽略了这件事,谁又会无聊的收买四名将死的兽人,来哄一个孩子开心呢?没有任何意义。

    瓦里安国王没有多想,也不愿意去想,急忙带着依依不舍的安度因离开。

    安度因抓住瓦里安国王的衣角,揉揉眼睛说道:“父亲,兽人真的很善良,求你饶过他们吧?不要把他们吊死。”

    瓦里安听后气不打一处来,念在安度因在牢房里睡了一夜,才忍住没有一巴掌打过去,怒气冲冲道:“你根本就不知道这四头兽人做过什么,好了,我不与你争辩,等长大以后你就知道了,总有一天,你会和我一样仇视这群野兽,去上课吧。”

    瓦里安有很多自己的事,不想浪费时间与安度因争辩,一个小孩子,随他怎么去想好了,又不会影响什么,年纪大了总会成熟的。

    一直到多年以后,瓦里安国王才意识到自己当年犯下了多大的错误。

    牢房内,很快有狱卒前来,锁上四个穷凶极恶的兽人,脸上蒙着黑布,押上了囚车,送他们去刑场。

    四个兽人知道自己可以活命了,这是昨晚突然出现的神秘女子亲口承诺的。

    坚固的囚车内,其中一名兽人小叹息道:“我强忍住,才没有撕碎可怜的王子,他实在太粉嫩了,鲜嫩可口。我好想把他吃掉,一点点撕碎,在他咽下最后一口气前,吞下最后一块肉,看着他嚎叫求饶嗓音嘶哑的求饶,想象都让我兴奋。”

    另外一个兽人说道:“没关系,待我们出去后,要多少有多少,人类的幼崽实在太幼稚了,太容易骗了,愚蠢得可笑。”

    “听说这王子是联盟未来的领袖,以后联盟都将成为我们的食物,让我们兽人吃得饱饱的,哈哈!”又一名兽人得意的大笑道。

    “联盟的领袖都是一群白痴,”最后一名兽人恶狠狠道:“只有海一样的鲜血摆在他们面前,才会认出我们兽人的本质,到那个时候为时已晚,我们兽人一定会统一艾泽拉斯大陆,成为唯一的智慧生命,人类有如此懦弱的国王,注定要被淘汰。”

    行驶了很久,囚车才停住,狱卒野蛮的将他们推下车,随后就没了动静。

    待四名兽人挣扎着摘下眼罩后,才发现自己处在野外,位于丛林深处,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木。

    在他们面前,只有昨晚的女法师。

    林木森森,树影婆娑,杀机暗伏,四名兽人都不笨,他们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自己手脚都被粗重的锁链困住,只能任人宰割,终于四名兽人忍不住了,跪在地上哀求着,希望对方能有一丝恻隐之心。

    “我答应救你们出牢房,这是我承诺的,但是我没说过不杀你们。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保密,你们可以安息了。呵呵,野蛮的兽人,也不过是一群胆小鬼罢了,我这火焰很有趣,能够在烧尽你们最后一块肉之前,依旧保持着你们的清醒,看着你们嚎叫求饶嗓音嘶哑,在地上痛苦的翻滚,我也非常的享受呀。”

    吉安娜的手中出现了一多明亮的火光,照耀着四名兽人惊恐的面孔。

    安度因一天都心不在焉,几乎没怎么听课,并不是昨晚玩耍得太劳累了,而是他无法理解父亲,兽人们明明那么仁慈,淳朴而又友善,就是样子吓人了些。

    年幼的安度因不能理解,他觉得父亲做事不可理喻。

    浑浑噩噩过了一天,最后一堂课结束后,安度因立刻起身离开,他一刻钟也不想停留,他没有去找等在街角的侍从们,而是直接向着吉安娜的住处走去。

    今天的吉安娜穿着一件紫色的法师长袍,虽然没有多少修饰,显得特别的素净,但却很好的衬托出凹凸有致的身材,她的脸色极佳,皮肤粉嫩嫩的,像是经历过一场好玩的事情。

    见到安度因王子的到来,吉安娜礼貌地为他摆好椅子,脱下斗篷挂了起来,然后奉上一杯热茶,又送上一盘精致的小点心。

    安度因一饮而尽,顺手吃了一块小蛋糕,他的眉宇间有些阴沉,第一次为了国家大事考虑,忧心忡忡,隐隐觉得自己有些长大了。

    “看起来你的心情不太好。”吉安娜优雅的说道。

    “我不明白,我昨晚与父亲谈了,但他不能理解,还把我送到了监狱。”安度因深深吸了一口气:“我与四名兽人关在一起,他们是如此的友善,与我一起玩耍,我惊叹于世界上怎么会存在这等淳朴善良的生物,可惜他们今早被送上了刑场,我无法阻止,我恨自己无能为力。”

    说罢,安度因掉下了几滴眼泪:“我想起了养的第一个宠物,那是一只金色的土拨鼠,一次下课后我出去了一小会,回来后它死掉了,我知道是有人暗中下的毒手,但不知道凶手是谁,如今我明明知道凶手,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

    吉安娜略带同情的叹息一声:“你还太小,你不了解大人的世界,这个世界有很多不该有的事情发生,一些不必要的口角,争吵,从而酿出肢体冲突,冲突不断升级,就变成了战争,我们的历史上充满了这些悲剧,往往一场惨烈的战争打完,胜利者已经忘记了战争的缘由。其中的根源就在于无法沟通,因为不能坐在一起谈一谈,从而缺乏信任。人类和兽人之间存在着太多的误会,双方因为一些小事,造成了很多不必要的冲突,这是不对的。所以我才要促成这次和谈,让人类和兽人重新认识自己,当一切都谈开了,这个世界就不会有纷争,充满了和平和美好。”

    “和平?”安度因的双目湿润,他似乎看到了人类与兽人友善的生活在一起,一起玩耍,一起狩猎,快乐的唱歌,跳舞。

    “联盟和部落如今可不仅仅是和平这么简单。”吉安娜的表情严肃起来,她展开了艾泽拉斯的地图,指着诺森德的方向:“这里是冰封王座,沉睡着邪恶的巫妖王阿尔萨斯,以及强大的天灾军团,联盟和部落只有团结起来,才能对抗天灾,否则都将灭亡,这是迫在眉睫的威胁,安度因,你愿意为了艾泽拉斯而努力么?”

    安度因呼的站起来,一双眼睛无比明亮:

    “我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