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三百七十四章:安度因的奶奶
    突然获得强大的力量,就如同乞丐一夜暴富一般,很容易把持不住。

    尤其安度因还是个孩子,被圣光所眷顾的他,真的以为自己可以天下无敌,为所欲为。

    狠狠的一巴掌打在瓦里安的脸上,更是如同击打在他的心上。

    瓦里安头一次意识对安度因必须重视,他开始明白这不仅仅是一个孩子,他的身上流着乌瑞恩家族的王者血脉以及过人的野心。

    一种恐慌感出现在瓦里安的心头。

    安度因高高跳起来,一脚踢向瓦里安国王的脸。

    他觉得自己已经是一个大人了,他比所有人都要聪明,他可以成为一名英明的国王,一位伟大的救世主,艾泽拉斯的牧羊人,他必须救出伟大的救世主萨尔。

    强大的圣光之力笼罩着安度因的全身,他感觉到信心十足,他的父亲就是一个蠢货,竟然拒绝拯救伟大的救世主萨尔,这份光辉而又伟大的荣耀,不可饶恕。

    一只大手抓住了安度因的后脖领,安度因的四肢徒劳的在空中舞动,如同一只被擒住的小乌龟。

    是伯瓦尔公爵出手了,安度因继承的圣光之力虽然强大,但他毕竟只是个孩子,在圣光的运用上,以及战斗技巧的理解上,远远比不上老道的伯瓦尔公爵。

    “你这个逆子,留你何用?”

    瓦里安国王大怒,刷的一声抽出宝剑,猛的一剑砍来。

    伯瓦尔公爵连忙阻止了冲动的瓦里安,嗓音低沉的劝道:

    “国王陛下,此事必须谨慎,我是看着安度因长大的,他不该做出如此忤逆之事,尤其是他突然有了强大的圣光之力,这里面一定有阴谋。”

    “该死,该死,我绝对不会放过他,他竟然要杀死自己的父亲。”

    不知为何,仿佛勾起了伤心的回忆,瓦里安变得极为暴躁,根本不理会伯瓦尔公爵的劝说。

    还好瓦里安全然不是伯瓦尔的对手,他对着安度因连续砍了几十剑,都被伯瓦尔公爵轻松闪躲了。

    被伯瓦尔牢牢抓住的安度因,感受到寒光凛冽的宝剑擦着自己的身子砍来,同样吓得魂飞魄散,很快就大声哭了出来。

    “你还有脸哭,你都做了什么,你这个逆子。”瓦里安气急败坏,依旧不依不饶,伯瓦尔无奈,只得说道:“国王陛下,安度因是守护者麦迪文指定的王子。”

    一听守护者麦迪文,瓦里安国王立刻呆住了,抓着宝剑直直的坐回王座之上,呆若木鸡。

    轰!

    一股强大的气息笼罩了整个议会厅,只见黑龙公主背后展开一堆漆黑色的龙翼,强大的黑色火焰围绕着她旋转,直直的闯了进来。

    带着邪邪笑容的黑龙公主一招手,伯瓦尔公爵手一空,安度因临空飞过去,落入了黑龙公主手中。

    望着这个可怕的女人,令人望而生畏的普瑞斯托女伯爵,王子殿下吓得忘记了哭泣。

    “看看我错过了什么,一场父子相残的好戏,就像是”黑龙公主特意望向瓦里安国王,露出意味深长的微笑,黑龙公主在安度因的身上闻了闻:

    “熟悉的兽人味道,哦!哦!看来一头黑龙也会偶尔犯错误,原来迦罗娜的目标是你,可怜的安度因王子。”

    一听迦罗娜三个字,瓦里安脸色苍白,伯瓦尔眉头皱着。

    黑龙公主露出戏谑的神情,用力捏着安度因的脸蛋:“多么可爱的小王子,你怎么会甘心与一个丑陋而又邪恶的女人呆在一起?”

    “安吉尔夫人才不丑陋。”安度因王子倔强的说道。

    “宝拉.安吉尔,那个新晋崛起的占卜师,她就是迦罗娜,天呀,我早该想到的。”黑龙公主懊恼的晃晃头,她的右手化作黑色的龙爪,狠狠的向前一抓:

    “迦罗娜,我抓住你了,你将会成为我的美餐,我会把你的头骨制成酒器,成为我的收藏品。”

    黑龙公主发出了一连串的狂笑声,张开翅膀,一飞冲天。

    天空之上阴云滚滚,遮天蔽日,黑龙公主不想让百姓看到她的真身,经常以阴云遮蔽。显然黑龙公主对宝拉.安吉尔这个占卜师有一定的了解,知道她的住所,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第一时间赶去。

    安度因王子疑惑不解,问一旁的伯瓦尔公爵:“迦罗娜是谁。”

    “占卜师宝拉.安吉尔,差点成为你奶奶的女人。”伯瓦尔淡淡的说道。

    安度因目瞪口呆,扑通一声瘫坐在地上,他感觉浑身冰冷。

    当瓦里安国王率领卫士赶到迦罗娜的住处,只看到一片狼藉,整个院子已经被黑龙的火焰毁灭,一切都化为了灰烬。

    很显然,黑龙公主到来之时,迦罗娜早已经逃走了,暴怒之下的黑龙只能拿这所小院子出气,

    侍卫们搜过整个小院,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迦罗娜是一个高手,她既然已经预料到黑龙的到来,一定会抹掉一切痕迹。

    “国王陛下,请看这个。”

    一名侍卫从灰烬中搜出一物,这是一把锋利的匕首,寒光四射,在黑龙的火焰中得以幸存,可见这把匕首的品质相当不凡。

    在匕首上刻着一行小字:

    “国王倒在血泊中,是谁在暗中庆幸?吉安娜。”

    瓦里安的目光微微收紧,匕首在他的掌心划出一道口子,鲜血流出来。

    自从迦罗娜逃走后,不甘心的黑龙公主一直在追踪她的踪迹,反而忽略了瓦里安国王。

    小心的拐过街角,注意到后方并无人跟踪,瓦里安长出了一口气,他偷偷逃出暴风要塞,打扮得如同一位随处可见的冒险者。

    这是吉安娜在暴风城曾经的落脚之地,与安度因王子见面的那个小屋,在正门呆了半晌,国王陛下犹豫了一下,他拐入一旁的小巷,来到后窗的位置。

    被自己的野心所驱动,瓦里安从后窗中钻进去,如同一名小蟊贼。

    “我已经等你多时了,瓦里安国王。”

    诱惑的,有魔力的声音传来,瓦里安看到了坐在椅子上的吉安娜,她穿着一身紫色的法师袍,背对着瓦里安,紧致的法师袍勾勒出完美的身段。

    “我的儿子,安度因,都是你的计划,吉安娜!”瓦里安神情不悦的问道。

    “我只是让你意识到,一个没有强大实力的国王,他什么都不是。”吉安娜头也未回,依旧保持着背对着瓦里安的坐姿,接着说道:“你能够清楚的意识到这点,这让我非常欣慰。”

    想起自己被安度因一巴掌打在脸上,瓦里安怒不可歇,他抽出宝剑,一剑刺过去。

    宝剑穿过吉安娜的身体,可惜,这仅仅是一个影像。

    “你看,我也必须小心谨慎,所以我在这里只留下一个影子。”吉安娜的影子依旧没有转身:“拥有魔法的我,真的可以为所欲为,这就是实力带来的好处。”

    “我知道你们的目的,你想让我去救萨尔,说罢,你用什么好处来收买我。”瓦里安收起了宝剑,恶狠狠的问道。

    吉安娜的影像指了指一旁的放着的两个木盒,手臂立刻又缩了回去。

    打开其中一个木盒,一条半透明的窃法游龙从里面钻出来,环绕在瓦里安的手心,不知道为何,瓦里安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仿佛血脉相承的熟悉感。

    “乌瑞恩家族一体双魂,在你的身上表现得并不完整,所以你才有资格回来继承王位。”吉安娜的影像静静的说道:“荒野半神拉格什的力量在你的一位兄弟身上成功了,这是其中一半的力量,瓦里安国王,你对这个订金可否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