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八百二十八章:战争的成败
    奥格瑞玛再次恢复了原样,萨尔如同从噩梦中惊醒一般,他分明记得自己死在波涛之下,灵魂离体,看到了数不清的灵魂向他扑来。

    那是艾泽拉斯的战死者亡魂,面目狰狞,张牙舞爪,试图撕碎萨尔的灵魂,若不是体内隐藏的兽人灵魂保护了他,恐怕早就已经被撕碎了。

    “该死的库尔提拉斯人。”萨尔愤怒的大喊道:“杀光他们。”

    时间逆转,覆灭的兽人获得复生,戴琳及其众将都看得呆住了,对于人类来说,未知才是最为可怕的,他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罗比不在意的摆摆手道:

    “是青铜龙诺兹多姆,使用了最后的泰坦遗物,诺兹多姆消耗大量守护巨龙之力,已经无法再次逆转时间。”

    一旦得到了解释,众人也就不那么惧怕了,戴琳感激了对罗比点了点头,问一旁的斯托颂勋爵:“还能在发动一次海潮诅咒么?”

    斯托颂勋爵点了点头,怒意满满道:“海洋的仇恨并没有丝毫减弱,泰坦的力量参与其中,只会让大海更加的愤怒。”

    “好,那就再来一次水淹奥格瑞玛。”戴琳目光坚定的说道:“为了艾泽拉斯,兽人必须铲除。”

    就在这时候,无数道光芒闪缩,水元素大军赶到了。

    大海是耐普图隆的主场,在海洋上,他的身躯高达三百米,如同一座巍峨耸立的高峰,海面上蓝汪汪一片,正是水元素军团。

    戴琳立刻谨慎起来,有些丧气的说道:“难怪万古长存的赞达拉帝国不敢反抗兽人,原来就连元素领主都在帮助兽人。”

    斯托颂勋爵坚毅的面孔呈现出煞气,怒吼一声:“我倒要看看,大海的愤怒和水元素领主谁更加强大。”

    “不可。”戴琳摇头道:“耐普图隆虽然加入了战局,但他未必与兽人一条心,很可能是被迫的,如果贸然发动攻击,逼迫耐普图隆出手,双方一场大战,互有损伤,受益的只能是兽人。”

    罗比也同意戴琳的看法:

    “一旦我们发动攻击,双方就是不死不休,不出手才是最大的威胁,放心,耐普图隆并不笨,绝不会率先出手。”

    正如罗比所料,耐普图隆的水元素大军站在海面上,与库尔提拉斯海军对峙中。耐普图隆信心十足,觉得自己实力更胜一筹,但胜利就要付出代价,为兽人获胜牺牲自己人,耐普图隆还没那么愚蠢。

    艾格文来到耐普图隆的身边,在三百米高的水元素领主面前,艾格文人类之躯显得如此渺小,但她的气势却丝毫不弱,跋扈的大吼道:

    “耐普图隆,我命令你,全军出击,摧毁戴琳的舰队。”

    耐普图隆瓮声瓮气道:“注意你的言辞,守护则艾格文,我并不是你的仆从,水元素军团仅仅是你的盟友。”

    艾格文眉毛一竖,厉声道:“耐普图隆,你想毁灭艾泽拉斯么?”

    耐普图隆神情不悦:“守护者,如果你在以此威胁我,我立刻率领军团离开,看谁来保护兽人,没有了兽人,也就没人追究什么毁灭艾泽拉斯。”

    艾格文恨得牙痒痒,但她清楚,此刻能保护奥格瑞玛的只有耐普图隆,虽然不甘心,但不能逼迫得太甚。

    居高临下,望着奥格瑞玛的方向,耐普图隆嘴角一瞥,话中有话道:“传送兽人是艾泽拉斯的救世主,为何需要我来拯救兽人呢?”

    艾格文不得不放缓语气,面色平和道:

    “兽人拯救艾泽拉斯是在海加尔山,也是在未来,这是注定要发生的,没有兽人,艾泽拉斯在海加尔山之战就毁灭了。”

    “呵呵!”耐普图隆并没有辩解什么,海加尔山发生了什么,身为元素领主的他当然一清二楚,艾格文的说法只是低劣的谎言。

    “与库尔提拉斯人对峙总不是个法子。”艾格文神色有些紧张:“库尔提拉斯人阴谋毁灭世界,留给兽人拯救世界的时间不多了,我们必须采取行动。”

    耐普图隆不慌不忙道:

    “守护者大人,请不要担心,战争的胜负从不取决于双方实力的对比,而是幕后的阴谋。海潮的诅咒利用的是海潮贤者与海洋意志的沟通,请给我一些时间,我是水元素领主,可以说服大海的意志,让他们反过来帮助我们。”

    艾格文面露喜色:“很好,耐普图隆,让海潮的力量来对付库尔提拉斯人,没有比这更讽刺的了。”

    库尔提拉斯的海军缓缓撤退,耐普图隆的水元素军团也撤回了岸边,斯托颂勋爵这才感受到一阵后怕,仔细权衡一番,对戴琳道:

    “将军,耐普图隆毕竟是水元素领主,恐怕海潮的力量不是他的对手,若是拖延下去,局势越是对我们不利,还请将军快做决断。”

    戴琳眉头紧皱,陷入了困局中,他是足智多谋的库尔提拉斯海军上将,能征惯战,但一旦面对耐普图隆这种超级生物,确实没有取胜的法子。

    罗比抑扬顿挫道:“战争的胜利从来不取决于双方的实力对比,更重要的是背后的阴谋,放心吧,我已经有了一个完整的计划。”

    水元素在岸边搭建了一座祭坛,耐普图隆通过祭坛与海洋意志沟通,海潮贤者沟通的是破碎的海洋意志,比如一片潮汐,隐藏在深海的洋流,甚至某个小浪花。

    要想与所有海洋意志达成和解,这需要很长的时间,耐普图隆并不急,他清楚时间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奥格瑞玛,洛克汗四人回去复命,引起了萨尔的不快,但萨尔的心思显然不放在这上面,并未惩罚四人。

    萨尔身边的智囊团主要是伊崔格与沃金,其中足智多谋的沃金是萨尔最大的依仗,很多重要决策都是沃金提出来的。

    人无完人,沃金清楚自己的智慧有限,在很早之前就组织了智囊团,有狡诈的巨魔,功于心计的血精灵,斤斤计较的地精,帮助沃金出谋划策,在萨尔面前赢得地位。

    沃金的智囊团中有两名地精,其中一个名为杜加尔的地精,因为饱读诗书,足智多谋,深得沃金信任。

    所有的地精都是贪财的,罗比派人给杜加尔送去一车金币,让他在沃金面前说几句话。

    如今奥格瑞玛的局势很微妙,兽人处在青铜龙和耐普图隆的庇护下,勉强维持生存,这种感觉很不妙,萨尔意识到了这点,一直闷闷不乐。

    沃金清楚沉默中的萨尔就是一座随时爆发的火山,必须提前揣摩萨尔的心思并做出应对,否则必然遭到波及,于是召集智囊团商议。

    “沃金大人!”杜加尔一脸忧愁道:“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您必须早做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