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一千零六十五章:混乱的战争
    瓦里安将人类士兵放在中军,位置稍稍靠后,豺狼人和鱼人分别放在左翼和右翼。

    虽然人类仅仅是一些老弱病残,以及还在吃奶的孩子组成的杂牌军,但毕竟是瓦里安的同族,用来保护瓦里安的安全。

    豺狼人和鱼人才是主力,分别放在两翼,免得他们彼此陷入混战。

    在银色北伐军战斗之前,弗丁照例发表演说。

    只见弗丁骑着一匹高头大马,穿着金灿灿的铠甲,站在阵前大声道:

    “银色北伐军的勇士们,你们面前就是阴谋毁灭艾泽拉斯的敌人,来自联盟的人类。他们卑鄙而无耻,是艾泽拉斯最邪恶的生物,和邪恶的天灾军团一样令人作呕,为了艾泽拉斯,消灭邪恶的人类。”

    虽然银色北伐军绝大部分都是人类,但他们似乎忘记了,跟着弗丁一起高喊道:“消灭邪恶的人类。”

    弗丁情绪高涨,继续高喊道:

    “邪恶的人类必须铲除,一个不留,只有兽人才是唯一高尚的种族,为了伟大的救世主萨尔不对,为了仁慈的加尔鲁什大酋长,为了艾泽拉斯,勇士们,冲锋。”

    “冲呀,杀光卑鄙的人类,为了艾泽拉斯。”

    银色北伐军高喊着口号,发起了冲锋。

    豺狼人和鱼人那里见过这等阵势,待听说要杀光人类,而眼前的人类对着己方发起了冲锋,顿时陷入了混乱。

    战斗一开始,一群豺狼人蒙头转向,分不清瓦里安的军队与银色北伐军,直接奔着中军杀来。

    瓦里安强行招募的这群士兵都是来凑数了,轻而易举就被豺狼人凿穿,眼见着大群豺狼人杀来,坐镇中军的瓦里安吓得魂飞魄散。

    还好,幽暗城的皇家卫士实力高强,成功挡住了豺狼人的进攻,护着瓦里安向后撤退,瓦里安胆战心惊,差点被豺狼人吃掉。

    弗丁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战斗刚一打响,鱼人们就乱了套,但鱼人们天生就喜欢团结起来,大群的鱼人汇聚在一起,组成几个队伍,没头没脑的四散冲杀。

    其中一支鱼人队伍成功突破了银色北伐军的防线,杀到了弗丁面前,险些将弗丁斩于马下。

    豺狼人和鱼人都比人类弱小,若是一对一交战,战斗力绝对比不上人类,只是胜在数量众多。

    可惜银色北伐军的士兵普遍吃不饱,身体孱弱不堪,走路都成问题,竟然低挡不住豺狼人和鱼人的冲杀。

    开始,银色北伐军还能结成阵势冲杀,但很快就被豺狼人和鱼人毫无章法的战斗搞得阵型大乱,分割在乱军之中,各自为战。

    弗丁无法,只能带领身边的精锐部队,不断的深入战阵中,将四散的银色北伐军整合在一起。

    银色北伐军打着打着发现,真正的敌人是这些豺狼人和鱼人,豺狼人和鱼人又彼此混战,很快乱成了一锅粥。

    最终形成了豺狼人鱼人与人类三个阵营,瓦里安被乱军裹着,竟然与弗丁站在一处,两人莫名其妙并肩作战。

    这场乱糟糟的战斗持续了小半天,只杀得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豺狼人队伍先行崩溃,四散奔逃。

    有不少豺狼人逃入了密林内,从此以后在此定居,不断骚扰周围的居民,为被遗忘者造成了数不清的麻烦。

    没有多久,鱼人们也开溜,不少鱼人们逃到提瑞斯法林地的海岸边,因为没有天敌,鱼人们大量繁殖,成为提瑞斯法海岸的霸主。

    战斗结束后,一万银色北伐军虽然损失惨重,但成功的保留了队形,瓦里安毫无意外成为了弗丁的俘虏。

    望着亡灵瓦里安,弗丁一脸的阴沉,指着满地的尸体道:

    “无耻的瓦里安国王,这都是你的罪行,你可知罪?”

    瓦里安倔强的反驳道:“弗丁,你难道忘记了么,我才是暴风城的国王,联盟的领袖,你这是阴谋犯上。”

    弗丁阴险的冷笑道:“瓦里安,你应该明白的,我效忠的只有高贵的兽人,从不承认你这个渺小的国王。”

    在双方混战的时候,一支小型队伍偷偷从下水道中逃走。

    瓦里安与弗丁展开大战,幽暗城戒备森严,但没想到萨尔买通了幽暗城内的商人,打探到一条秘密通道。

    这条通道处在下水道深处,需要屏住呼吸游过一段不短的污水,还好萨尔是一名萨满,为自己和其他人施展了水下呼吸。

    污水中满是腐臭的味道,偶尔还能看到腐烂的尸体,为了逃命,萨尔一行人也顾不得别的了。

    萨尔探头探脑,小心的从淤泥中探出头来,发现这里已经是幽暗城之外,顿时喜形于色,低声道:

    “我就知道,瓦里安是一个不靠谱的家伙,哼,五十万大军,我看他连五万大军都凑不齐。”

    一旁的沃金擦掉獠牙上的淤泥,低声道:

    “救世主大人高明,利用瓦里安拖延时间,成功的迷惑了希尔瓦娜斯,她绝对想不到你早就计划好了逃跑,哦,不,是撤退。”

    萨尔洋洋得意,冷笑道:“我早就预料到了,希尔瓦娜斯一定会将我们出卖给加尔鲁什,我们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身后的伊崔格忧心的说道:“经此一役,暴风王国已经彻底完蛋了。但我们该怎么办,加尔鲁什如日中天,又获得了神使的支持,恐怕两位守护者也会站在他们一边。”

    话说跟着萨尔一起逃出来的都是他的亲信,闻听此言,众人无不面色灰暗,为前途而悲伤。

    在这最艰难的时刻,众人纷纷发表意见。

    有人建议去塞拉摩,投靠吉安娜,被萨尔否决了。

    也有人建议去铁炉堡避难,萨尔思考半晌,最终摇摇头。

    还有人提议回到外域,去温暖的纳格兰定居,但萨尔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最终,还是萨尔做出了决定。

    “诸位,还没到最绝望的时候,我在悲伤沼泽秘密建造了一座豪华行宫,财富堆积如山,足够我们吃上十辈子,我有预感,加尔鲁什的大酋长做不了几天,只等形势发生改变,我一定会卷土重来。”

    沃金吃了一惊,他竟然半点都不知道,再看一旁的伊崔格,同样一脸的惊叹,果然萨尔另有心腹。

    当然,正所谓狡兔三窟,萨尔肯定不止这一处行宫。

    一行人乔装打扮,只说是路过的部落冒险者,在银松森林租赁了几十头狮鹫,趁着夜色飞往悲伤沼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