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高小说 > 玄幻小说 > 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 > 第1939章 兽人之灾萨尔
众人都露出狐疑的表情。

身为高等精灵的希尔瓦娜斯.风行者,寿命是她的优势之一,常年战斗在最前线,谁能比她的作战经验更加丰富?

“这个人叫做梅里.冬风,一个活了三千年的亡灵法师,提瑞斯法议会的缔造者之一,没人比他更了解巫妖王。”铜须国王道。

凯尔萨斯第一个不同意:

“诸位,你们大概不知道吧,这个梅里.冬风就住在暮色森林附近,建造了一座学院,为燃烧军团培养间谍。”

“东风学院,我听过。”伯瓦尔.弗塔根公爵点了点头:“军情七处早有耳闻,是一个大麻烦。”

铜须国王站起来,对凯尔萨斯怒目而视:

“东风学院并不是培养间谍的机构,只是一个观光旅游团,帮助燃烧军团的恶魔游历艾泽拉斯。”

在座诸位都是艾泽拉斯人杰,这种鬼话没人会信,只是碍于梅里.冬风与两位守护者的关系,不能挑明了说。

乌瑟尔抑扬顿挫道:“圣光可以铲除一些污秽,我们不需要一位亡灵。”

黑袍人委婉的说道:“虽然梅里.冬风活得更久些,但都是些教学经验,并没有真正领兵打仗。”

艾什凡夫人插嘴道:“联盟难道真的没人了么?需要一个老家伙出面?”

铜须国王很不高兴,环视一周道:“这是守护者麦迪文的意思。”

此话一出,众人纷纷闭上嘴巴。

在东部王国,麦格文母子就是无可争议的神。

种族的崛起与覆灭,各国王室的兴衰起伏,都有守护者的影子。

凯尔萨斯不满的嘟囔了几句,低着头专心致志修理指甲。

伯瓦尔.弗塔根公爵无聊的看着天花板,沉默不语。

乌瑟尔则一脸的喜气:“我知道梅里.冬风,他是一位真正的大英雄,由他担任联军的领袖,艾泽拉斯无忧也。”

黑袍人和艾什凡夫人也都不说话。

铜须国王得意的一笑:“既然大家都没有意见,那么就由梅里.冬风担任联军领袖,乌瑟尔做他的助手。”

没人看好这支联军的未来。

暴风王国派出了湖畔镇大队和部分守夜人,总计在八百人左右,武器是十二杆猎枪,三十根长矛,应付了事。

铁炉堡则派出了丹加洛克的巡山人,其中矮人酒鬼五百,可供骑乘的山羊五百。

侏儒派出了一支飞行大队,一共十二驾破损的直升机。

吉尔尼斯王国释放了部分囚犯,凑齐了三百人。

布莱克摩尔最近整顿治安,俘虏了一些辛迪加盗贼,直接送了过来。

库尔提拉斯提供了三艘陈旧的战舰。

藏宝海湾的地精将俘虏的海盗装扮一番,号称精锐。

倒是辛特兰的邪枝巨魔和祖阿曼的阿曼尼巨魔,各自派出了超过千人的队伍。

巨魔族因为过度的繁衍,人口过剩,战争是消耗人口最好的法子。

联军的总数量大概在五千左右,名副其实的乌合之众。

梅里.冬风带领三名燃烧军团的恐惧魔王副官,正式担任联军的领袖,乌瑟尔负责押运粮草。

联军在提瑞斯法林地和银松森林的交界处修建了一座堡垒。

冬去春来,洛丹伦的巫妖王泰瑞纳斯一直没有动静。

联军自打成立以来,也没有打过一场仗。

室内依旧带着些许的寒意,乌瑟尔烤着火盆,与梅里.冬风闲聊。

“联军成立至今,没有发动过一次进攻,不知道麦迪文大人怎么看。”乌瑟尔担忧的问道。

梅里.冬风笑笑道:

“你我都清楚联军的战斗力,想指望这群农夫,囚犯,海盗,窃贼打败泰瑞纳斯是不可能的,联军只是一个诱饵。”

“诱饵?”乌瑟尔一时间没搞懂。

梅里.冬风严肃的说道:

“如果泰瑞纳斯来袭,并展示了强大的战斗力,东部王国各族才会重视起来,我只是奇怪,泰瑞纳斯竟然真的沉得住气。”

乌瑟尔不解的问道:“泰瑞纳斯不来,我们也可以杀过去。”

梅里.冬风微微一笑:“记住,乌瑟尔,我们不是侵略者。”

乌瑟尔摸不透麦迪文的真实意图,在他看来,最好是泰瑞纳斯与布莱克摩尔拼的两败俱伤,然后一起解决掉。

梅里.冬风突然面色一沉:“乌瑟尔,你可听说过兽人之灾?”

乌瑟尔点了点头,眉宇间一阵阴沉:

“兽人之灾萨尔,也有兽人称之为救世主。”

梅里.冬风对着地图指指点点:“近几个月,萨尔攻破收容所三十七座,解放的兽人超过十万,可是他的身边始终只有两千兽人。”

乌瑟尔摸着下巴道:“萨尔杀死的兽人已经远超布莱克摩尔,但他本身就是一个兽人。”

“不能继续这样下去。”梅里.冬风枯干的双目有光芒闪烁:“麦迪文吩咐,必须除掉萨尔。”

乌瑟尔有些诧异,问道:“为何麦迪文大人不亲自出手?”

梅里.冬风犹豫了好半晌才道:“有情报显示,萨尔是诅咒教派的人,这个教派来头很大,比提瑞斯法议会的历史还要悠久。”

难道麦迪文怕了诅咒教派不成?乌瑟尔暗暗思索,告诫自己千万不要与萨尔为敌。

但表面上的功夫要做足,乌瑟尔慷慨激昂道:“交给我两千人,我必取下萨尔的头颅。”

梅里.冬风遗憾道:“萨尔的队伍行踪不定,喜欢藏在深山中,想找到他很难。”

乌瑟尔心道:若不是这样,我怎敢口出狂言。

有斥候进来汇报:

“梅里.冬风大人,乌瑟尔爵士,一支兽人大军正在接近中,打着的是救世主萨尔的旗号。”

“什么,兽人之灾萨尔?”乌瑟尔急忙站起来,瞪圆了眼睛问道:“你可看清楚了。”

“千真万确。”斥候连忙道:“那萨尔骑着一头熊,手拿着一把战锤。”

“看来是萨尔没错了。”梅里.冬风不动声色道:“乌瑟尔,你的机会来了。”

大话已经说出去了,乌瑟尔只能硬着头皮登上堡垒的城楼。

不多时,一支兽人大军缓缓而来,最前面的黑熊上,正是兽人之灾萨尔。

萨尔看了一眼联军的堡垒,只是淡淡的一笑,大军直接绕过堡垒,进入银松森林。

乌瑟尔莫名其妙,眼珠转了转,狂喜道:

“银松森林没有兽人收容所,萨尔的目标一定是布莱克摩尔。

梅里.冬风觉得在理,笑道:“也好,联军按兵不动,坐看萨尔与布莱克摩尔拼得两败俱伤。”

不多时,有斥候前来汇报,萨尔在后方安下营地。

梅里.冬风和乌瑟尔都没放在心上,但过了几天,两人慌了。

萨尔的两千兽人竟然不走了,营地变成了坚固的堡垒,切断了联军的补给线。